新闻是有分量的

稠溪村的安居路

2021-04-15 10:25栏目: 旅游

岭高坡陡的罗霄山余脉上,有个稠溪老村。因靠近一条断裂带,这里曾是自然灾害多发地。

  近年来,江西抚州对稠溪老村实施移民搬迁,并通过生态公益林补助政策兜底,带领村民发展生态产业,让稠溪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  

  一场雨后,江西抚州乐安县,雾霭蒙蒙的稠溪新村宁静祥和,后山草坡上悄然洇出一抹抹黛绿。

  “这是雷公菌,打雷天、下雨天才长,日头一晒就蔫了。”几名头戴斗笠的村民挎着竹筐,边采拾雷公菌边向记者介绍。要是在几年前,稠溪人宁可雷公菌烂在地里,也极少在打雷下雨天进山。

  原来,稠溪老村位于岭高坡陡的罗霄山余脉上,是省级重大地质灾害危险点。曾经一到雨季,这里就容易发生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2015年底,稠溪避灾移民新村落成,202户村民全部搬出深山,过上了安居致富的生活。

  整体搬迁,村民有了新的安居地

  驱车行进在山路上,路渐行渐窄,坡越来越陡,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拐过一道弯,在车无法继续行驶的砂石路尽头,稠溪老村出现在眼前——百米落差间,密密麻麻挤了百十栋民房,曾经,稠溪村的千余口人就居住于此。

  群峰环峙的稠溪老村,耕地本就是沟底底、山坡坡、崖畔畔间开垦出来的“巴掌田”,亩均粮食产量较平原地区要低100多公斤。“一亩地,零零碎碎的,打出来的稻谷还不够自家口粮。”说起老村往事,65岁的村民王水生的眉头拧成了疙瘩,更让他糟心的,还有曾经多发的自然灾害。王水生说,他家的3亩薄田,以前因自然灾害毁掉的,就有差不多一半,家里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地处江南丘陵的江西,本就是暴雨型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易发区。2010年,地质专家在稠溪老村后山勘察到一处宽20多厘米、长300多米的断裂带,认定其为引发地质灾害的诱因所在。

  2011年,江西省启动地质灾害避灾移民搬迁工程,计划对10万余名受地质灾害直接威胁的山区群众进行移民搬迁,稠溪村202户1088人全部被纳入其中。规划的稠溪新村距乐安县城仅2.5公里,占地125亩、总投资达1900万元,成为当时江西省最大的地质灾害移民整体搬迁项目。

  生态补偿,增加村民收入、解决后顾之忧

  得知避灾移民搬迁工程立项,村民王贵才一百个支持。但在山上生活了半辈子的王水生却心情复杂:“山里苦,还有几亩薄地;新村好,却担心地不够用。”

  村民的顾虑该如何打消?抚州市及时出台政策,明确稠溪村民原有的山林、水面、房屋、耕地等权属保持不变,又相继将4663亩林地纳入生态公益林补助范围,并对199.27亩土地实施退耕还林。

  生态补偿为村民们带来固定的收入来源,解决后顾之忧。同时,乐安县将稠溪新村纳入光伏发电示范点,为移民全部安装了屋顶光伏电站,每户年均收益3000元。

  为发展新能源,稠溪村附近还规划建设了风电场,项目建设期内每年带动村民务工增收100余万元。

  产业扶持,让村民日子越过越好

  在泛着千亩竹波的稠溪老村,过去家家户户手工榨笋,但由于粗放经营,前后忙活半年收入也不高。移民搬迁后,如何提升产品附加值,成为大家思考的问题。

  依托老村的毛竹林,在县城从事食品行业的王贵才返乡,建起了3000亩原料专供基地,统一收购新鲜竹笋。仅此一项,就能为出售竹笋的村民户年均增收6000余元。同时,王贵才还牵头成立绿色产业经济专业合作社,带动7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内的44名村民加工竹笋。如今,他的小作坊已经发展成食品公司,产品通过“无公害农产品”认证,获得“江西省著名商标”。

  洗笋、机榨、烘干、装袋……王水生动作娴熟利落,鲜笋在生产线上不一会儿便被分装成一袋袋的小包装。一度为工作犯愁的他成了家门口的上班族,去年家庭收入近6万元。

  村民王洪波以前在外打工,移民搬迁后,回稠溪老村开挖了15亩高山冷水鱼塘。“住在山上的时候往外跑,如今咋又进了山?”记者问道。王洪波嘿嘿一笑:“这叫‘逆向思维’,高山冷水鱼生长周期长、口感好,往后老村发展旅游,指定能卖上好价钱。”2018年,王洪波当选村党支部副书记,干劲更足了。

  为盘活闲置的资源,抚州市还通过PPP模式融资,对老村内的20余栋明清古建筑及民居进行修缮保护、开发利用,同时对一些地质灾害地区进行生态修复。山区变景区,预计稠溪村每年可增加收入200多万元。

  如今,稠溪村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脱贫摘帽,村人均纯收入由搬迁前的不足3000元增至2019年底的12138元。  

  小档案

  罗霄山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