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亚马逊首个美国仓库工会投票正式启动:工会方

2021-04-11 13:08栏目: 科技
TAG: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9日早间消息,据报道,亚马逊位于阿拉巴马州贝塞默市的仓库本周四开始对是否组建工会进行投票计票。过去几个月,各方为是否应该在美国的一家亚马逊仓库组建工会而展开了一系列艰苦努力,而投票的正式启动标志着此事的高潮来临。

截至周四傍晚间,亚马逊以大约2:1的优势领先。仍有数千张选票需要统计,所以计票过程可能会持续到周五或更晚。此外还有数百个有争议的选票,其中大多数质疑都来自亚马逊。

贝塞默仓库(即BHM1)约有5800名工人有资格进行投票,决定是否加入“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联盟”(RWDSU),约有55%符合投票资格的工人参加投票。

即使在计票完成,此次投票活动可能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双方均可就投票期间的行为对美国国家劳资关系委员会(NLRB)提出异议,或将结果上诉至华盛顿的NLRB,所以投票结果可能面临进一步的法律挑战。这一过程通常需要在NLRB举行听证会,因而可能会使投票最终结果推迟数月之久。

在投票开始前,亚马逊和RWDSU都展开了持续数月的宣传活动。去年11月,贝塞麦仓库的工人提出了举行工会选举的通知。亚马逊最初试图通过网站、传单和短信形式推迟投票,并强制召开会议,鼓励员工“投反对票”。

RWDSU的组织者每天都在贝塞默仓库外驻扎,希望在工人轮班结束时向其展开宣传,赢得他们的支持。到1月中旬,该仓库的3000多名工人签署协议,授权RWDSU代表他们的利益,但自那以后,有些员工已经从亚马逊离职。此次投票活动还得到了外州的支持,包括总统拜登的鼎力背书:他虽未提及亚马逊,却不鼓励任何雇主干预投票。

多年以来,包括Teamsters、食品和商业工人联合会和RWDSU在内的主要工会一直在悄悄地与亚马逊的工人沟通工会事宜。长期以来,他们在美国为亚马逊组建工会的过程中都面临艰巨挑战——工会在亚马逊的欧洲员工队伍中已经很常见,但美国的亚马逊仓库却都没有成立工会。

美国的亚马逊仓库此前进行的最后一次实质性工会投票,是2014年在特拉华州的一个仓库举行的,当时有一群维修技术人员以21票对6票反对加入国际机械师和航空航天工作者协会。

从那时起,亚马逊的曝光度开始日益提升。该公司现在是美国第二大雇主,在全球拥有120万名员工。这也令贝塞默的投票备受关注,在全国私营部门工会会员人数持续下降的情况下,外界希望此次投票能启动一场全美范围内工会组织浪潮。

在新冠疫情期间,工会对组织亚马逊仓库工人的兴趣越发浓厚。由于疫情迫使许多在亚马逊和其他公司从事室内一线工作的工人继续完成基本服务,使得仓库的工作条件引发外界关注。

去年春天,在感染病例激增的情况下,亚马逊在全美各地的仓库工人和配送人员控诉该公司的疫情防控措施不到位,且没有为员工提供足够的病假待遇。一些工人举行抗议和罢工,还散发在线请愿书,引发立法者对亚马逊展开更多审查。亚马逊与一些工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加剧,此前有传言称亚马逊对他们实施报复,并解雇了对其的劳动待遇持批评态度的雇员。

贝塞默仓库于2020年3月启用,彼时的亚马逊正展开创纪录的大举招聘,以应对由新冠疫情引发的订单激增。希望加入工会的员工对工作条件表达了许多担忧,除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洗手间之外,他们还被迫在拣货、包装和运输商品的过程中保持极快的工作节奏。

贝塞默仓库工人珍妮佛·贝茨(Jennifer Bates)曾在去年夏天与RWDSU进行过接触,他上月对美国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说:“我们最初是在一个休息日开始讨论工会事宜的。大家对休假时间过短、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感到沮丧,还因为不得不接受随机的安全检查而感到羞辱。还有人因为从未真正与管理者交谈过而感到不满,他们只能通过应用或短信收取消息。”

但并非所有贝塞默仓库的工人都认可在该仓库组建工会。该仓库员工奥拉·麦克莱登(Ora McClendon)上个月在亚马逊主持的一次圆桌会议上表示,工会不符合贝塞默仓库的现状。在圆桌会议上发言的其他工人也对在亚马逊工作表示肯定,并对工会能对其工作产生何种影响表示怀疑。

“我会投反对票。”麦克莱登说,“这里不需要工会。我们做得很好,我们拥有最出色的领导力。我们是作为一个团队在工作,这一点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