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年年治理年年飞 柳絮下周迎来高发期

2021-04-14 10:59栏目: 健康
TAG:

根据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和北京市气象局联合发布的第一期《北京杨柳飞絮预报》,今年杨柳飞絮第一次高发期将出现在4月10日至15日,主要影响五环内城区,主要飞絮树种为毛白杨。在飞絮期,每天的10时到16时为高发时段。

困扰城市多年的飞絮从何而来?为何总也治不好?

年年治理年年飞 柳絮下周迎来高发期 年年治理年年飞 柳絮下周迎来高发期

飞絮从哪儿来?

“这些虽在北方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来粗细吧,它却努力向上发展,高到丈许,二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白杨礼赞》中写道。

北京的老白杨可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 1979年3月,新华社电讯稿《风沙紧逼北京城》中描述,“一旦尘暴袭来,首都上空更是一片灰黄,白昼如同黄昏。”而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绿化。“杨柳榆槐椿”均为北京的乡土树种,其中,就数杨树分布最广、适应性最强。发表于林业通讯期刊上的一篇文献就提到,因为皮实,自辽、金以来,杨树已被当作景观和防护林树种广泛应用,再加上成本的考虑,杨树成为了河北地区抵抗风沙、筑就城市防线的最优之选。

在2000年之前,杨絮并不是林业科学界关注的范畴。河北省林科所关于易县毛白杨(雌株)的研究成果中提到,上世纪70年代,河北省林科所繁育改良的华北地区乡土树种毛白杨,因为生长势好、树形美观、易管护等优点,被大规模引进北京城内,逐渐替代了其他杨树品种。这些树苗不负众望,很快的在北京落地生根枝繁叶茂,为北京挡住了春冬季节肆虐的风沙。

飞絮为何总也治不好?

园林绿化普查结果显示,截至2015年,北京市区的雌株杨柳树一共有200万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3700万株的5.4%。按照每棵雌株每年春天能长出30万至1500万枚杨絮的数量估算,每年四月气温回升时,城市就会被漫天的飞絮缠绕。

杨絮本身无毒无污染,但易飞入人的鼻腔、口腔、呼吸道等,会引起皮肤疾病和呼吸道疾病,还易诱发过敏症状,引起皮肤过敏、过敏性鼻炎、刺激性哮 喘、支气管炎等。此外,由于杨柳絮蓬松、透气,可燃,也易引起城市火灾。

为了应对每年一度的杨絮暴发,北京市开始为杨柳树雌株打针,每年3月,柳絮飘飞前夜,城市园林绿化局的工作人员用钻头在树干上打孔,把“绝育针”注射到树干里,这种激素能抑制杨柳树形成花芽,减少产生飞絮的可能性,不过,“绝育针”价格并不便宜,胸径20厘米以上的大树要打两三针,每一针8元,且每次注射只能管一年时间,第二年还得从头再来。

除打预防针外,北京治理杨柳飞絮另一措施是“换”,即对树势衰微的雌株杨柳树进行更换,优化树种结构;另外对部分雌株柳树进行“高接换头”,即通过嫁接枝条的方式,由雌株变为雄株也是正在探索的方式,但发表于乡村科技期刊上的一篇研究指出,对杨树雌株 “高接换头”只适用于矮树,且费时费力,尚未在城市中大规模实施。

2013年8月,新版《北京市主要常规造林树种目录》公布,目录里已经去掉了北京杨、泡桐、彩叶火炬等十几种老牌行道树。近几年新栽树苗大多是元宝枫、栾树、银杏等树种。

飞絮季节如何做好个人防护?

根据新版《北京市主要常规造林树种目录》显示,当前常规造林树种中已经去掉了北京杨、泡桐等十几种老牌行道树,转而换为了元宝枫、栾树、银杏等树种,对于北京来说,杨树,将更多应用于生态造林。但作为乡土树种之一,很长一段时间内,杨树依然会是我国北方城市最常见、最离不开的树种。

面对杨柳飞絮对部分市民生活造成的困扰,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和北京市气象局联合发布了的《北京杨柳飞絮预报》给出了防护建议:在外出时要做好个人防护,一次性防尘口罩、墨镜、防护镜、纱巾等均可起到有效遮挡飞絮作用;进行户外锻炼等室外活动尽量选择在早晨、傍晚或雨后等飞絮较轻的时段;居家期间请注意关闭纱窗,避免飞絮飞入室内;外出后用清水及时清洗面部,用生理盐水清理鼻腔、口腔;春季过敏源较多,虽然没有研究表明飞絮本身会导致过敏,还是建议敏感人群若出现过敏症状应及时到医院就诊,排查过敏源;特别提示,注意消防安全,严禁乱扔烟头,严禁用明火引燃飞絮引发事故。(谭琪欣)